<listing id="7fl7d"><ins id="7fl7d"><dl id="7fl7d"></dl></ins></listing>
<ins id="7fl7d"></ins>
<cite id="7fl7d"></cite>
<cite id="7fl7d"></cite><var id="7fl7d"></var>
<var id="7fl7d"><dl id="7fl7d"><listing id="7fl7d"></listing></dl></var>
<cite id="7fl7d"></cite><var id="7fl7d"><dl id="7fl7d"></dl></var>
<ins id="7fl7d"></ins><menuitem id="7fl7d"><strike id="7fl7d"></strike></menuitem><cite id="7fl7d"><video id="7fl7d"><thead id="7fl7d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7fl7d"><video id="7fl7d"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7fl7d"></cite>
<cite id="7fl7d"><strike id="7fl7d"></strike></cite><var id="7fl7d"><video id="7fl7d"><menuitem id="7fl7d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7fl7d"></var>
<cite id="7fl7d"></cite>

“東江怪杰”筆耕不輟 多幅作品斬獲大獎

  

陳安邦

  88歲老人陳安邦又拿獎了。

  陳安邦,1936年生,惠城區橋西人。

  愛音樂、善書法、長丹青……但無論是音樂家、書法家還是畫家,似乎都難以完全界定陳安邦的身份。他27歲從廣州音樂?茖W校(現星海音樂學院)畢業,是當時惠陽地區唯一一個考上廣州音樂?茖W校的人;40歲參加廣東省書畫展,一鳴驚人,后連續五屆任惠州市書法家協會主席;50歲開始學習焦墨國畫,多幅作品在《人民日報》《文藝報》《中國書畫報》等報刊發表,中央電視臺刊播其人其畫的專題片《陳安邦印象》……頗有藝術天賦,卻又“玩世不恭”,陳安邦也被人稱為“東江怪杰”。

  耄耋之年,陳安邦又“玩”出了新高度。他收了個學習好、英文好、有繪畫天賦的弟子后,又把書畫“玩”到了一個新境界。近幾月,他多幅作品獲獎:《東江夢》《秋收季節》入選法國巴黎“溫度:當代藝術展”線上展;作品《夢境系列》《山塘水暖》分別獲得2023HK·CACR香港當代藝術獎美術類金獎和銀獎;焦墨畫《山林深處》在“四海杯”海內外詩聯書畫邀請賽中獲得金獎。

  “88歲,我依舊‘筆耕不輟’,就想讓世界看到中國畫的風采!标惏舶钫f。

  擅畫焦墨,用“越少的東西”去動人

  陳安邦愛畫,尤愛焦墨。

  他近期的獲獎作品《山塘水暖》和《山林深處》就是焦墨畫。

  “眾所周知,水墨者眾,而焦墨者寡!标惏舶钫f。丹青繪事,墨分五色,焦濃重淡清,焦為五色之首,是為最黑。而要用最素樸的黑白,繪一片萬千世界,故焦墨畫也最為難畫。

  “焦墨沒有水的滲化而無法實現墨的層次變化,僅靠畫家把握力的輕重,從而在畫面上展現層次漸變!标惏舶钍肿⒅剡\筆時的節奏韻律。在他看來,畫畫猶如唱歌,是有節奏的,要注重徐緩交替進行,長短粗細、剛柔并濟,讓畫面上的線條如音樂般充滿靈動的旋律。

  焦墨之中,陳安邦又最愛畫樹!皹淠究梢陨f物,有一種生命力的震撼!标惏舶钫f。焦墨之中,最難畫的便是樹木。因為線條簡單,卻要畫出遠近、高低和空間縱深感,“越少的東西,越難打動人!

  細看陳安邦《山塘水暖》和《山林深處》等焦墨作品,可見他以無數大小、或輕或重的焦墨布滿畫面,畫中的樹木挺拔俊秀,葉片細,密而不亂,加之屋舍樓宇、人物等濃淡有序,層次分明,給人一種生機勃勃的氣勢和樸拙遒勁的美感。

  陳安邦認為,在技法之外,還需要有感情。在他心中,“筆”不只是一種工具,“墨”也不只是一種黑色的顏色,它們是畫家表達心靈情感及其精神意志的一種載體,是畫家在觀察自然、感悟人生的基礎上,對氣象萬千的客觀世界的某種概括與抽象。

  陳安邦的獲獎作品《夢境系列》《東江夢》《秋收季節》則為水墨畫,畫的是陳安邦的“家鄉”——惠州的樣子!氨热缯f《夢境系列》,其實不是夢,是夢想照進現實!标惏舶钫f,在他的畫作中,沙灘變良田,金黃色的稻谷豐收在望,荒蕪的土地上也高樓林立,“這其實就是這些年惠州、廣東的變化,我們的‘中國夢’照進了現實!

  希望“讓更多人感受中國書畫的魅力”

  說起頻頻參加國內外各種比賽和畫展的緣由,陳安邦給記者介紹起了自己的關門弟子林佩樺。

  林佩樺是澳門大學的在讀研究生,2022年底開始跟著陳安邦學習畫畫。盡管學習畫畫的時間并不長,林佩樺和陳安邦卻有著相同的愛好,林佩樺也喜歡焦墨,同樣愛畫樹木!半y度”升級,林佩樺也十分刻苦。

  “我每個周末都會從澳門回到惠州,跟老師學習畫畫!绷峙鍢逭f。在學習的過程中,她見到了很多陳安邦的作品,也感受到了中國畫的魅力!暗蠋熀芏嗟暮米髌,都收在房間里,我看著有一種明珠蒙塵的感覺!

  “在省內、國內已經有了一定的知名度,我們的中國畫能否走到香港、澳門,甚至國外,被更多的人看到和喜愛呢?”抱著讓好作品走向全世界的想法,英文不錯的林佩樺經常關注國際賽事和國外展覽,更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報送了一些陳安邦和她自己的作品。

  沒想到,這一試,收獲頗豐,近期已經有大大小小12幅作品獲獎!俺死蠋煹淖髌,我自己也有不少作品獲認可!绷峙鍢逭f。她的作品《柏林晨光》和《烏欖樹》同樣入選法國巴黎“溫度:當代藝術展”線上展;作品《一洼碧水沐春風》《鄉情》獲得2023HK·CACR香港當代藝術獎美術類優秀獎等。

  “藝術無國界,我很高興,我們的中國畫能夠在更大的舞臺上被認可!标惏舶钫f。獎項并不代表什么,更重要的是,中國畫和中國藝術人的精神被更多人看見。接下來,他們將繼續努力發揚中國傳統優秀的藝術文化,讓更多的人通過他們這“一扇小小的窗口”,感受中國書畫的魅力。

  文/圖 惠州日報記者龔妍 譚琳

編輯:李影君
热久久视久久精品18国产